2009年12月26日星期六

《交叉感染》 第三回 - 等價交換


《等價交換》

黃龍老師出事了 ?
就算真是這樣,我也必須先小解才能從詳計議,否則已憋尿數小時的我未查出他是否有什麼不測之前自己已先出事了。
我衝回廁所,拉下褲鏈正當準備解手之際,突然感到胯下涼浸浸的,好不舒服。

說到這裡,有必要考究一下其實應該是用「好不舒服」來形容呢,還是該用「好好不舒服」來形容,還是「好不不舒服」才對呢?
這些負負得正,正正得負的形容「認識真相専業進修學院」沒教,所以我老是混淆不清。
其實我的意思是,胯下涼浸浸的,唔係好舒服。

追尋涼風源頭,驚覺原來污物桶、散發着腥臭味的書本、「M」狀雙腿,甚至在茅廁享用椰汁西米露這一切都只不過是掩飾,真相其實在污物桶之後。
我即時踢開污物桶,看到後面的境況不禁一呆。
「朴楷學長!」朴學長聽到我的驚叫也衝了進來。
當他看到污物桶之後是一條黑漆漆的秘道時,也禁不住大呼自己的名字以表達興奮心情。
怪不得黃龍老師有大欖不住,要委屈住進小欖裡頭啦,單從大欖和小欖的名字已大小立見嘛,原來是因為這地方內有乾坤。

如果「唔理將軍皇親,對任何事都應該抱有好奇之心」是學院的校訓的話,那麼講多無謂,行動最實際便是學院所教的化齋拓擎於實踐的要訣了。
於是朴學長連逼帶推地要我當上先頭部隊。

秘道很矮很窄,每次只容得下一個人爬行,故此我們必須一前一後地進入。
說也奇怪,這條秘道是異常古怪的,牆壁軟綿綿不在話下,每當爬前一步牆壁都來一下抽搐顫動,像是有生命似的,且越是前進跳動便越是猛烈。
不知是緊張還是秘道內的氣溫急升的關係,我是越爬渾身便越濕透,連帶牆壁也濕潤起來,真有跣住跣住的感覺。。
突然,秘道由狹窄變得開闊,一個不留神,我和朴學長都從秘道滾了下來。
我們向前翻騰二周半、三周半、四周半,一直翻個十多周半才跌到地上去。
可幸的是地面也是軟綿綿的,否則這麼一摔,不粉身碎骨才怪。

心肝仔都未跳穩,突然而來如劏豬的慘叫聲又把我們嚇一大跳。
「莫非我們誤闖屠場?」正當頭暈暈行不到直線的朴學長拉着我找出路之際,我卻認出這把熟識的聲音。
「是黃龍老師呀!」
我這麼一叫,旋即惹來朴學長又大呼自己的名字數聲 :「我夠知啦,但聽他的叫聲就猜到不會是什麼好事來的,這種情況下就定該走為上策啦嘛,蠢 !」
來不及回罵他沒義氣,耳邊已傳來黃老師奄奄一息的聲音 : 「咸古,是你嗎 ?」
我戰戰兢兢地朝聲音方向探個究竟,但見黃老師狀甚痛苦地瑟縮一團,他兩腿之間正血流如泉湧,而那條海綿體勃卻不翼而飛 !
「黃老師,你怎麼搞成這個樣子啊 ? 」
「唉,說來話長........」黃老師花上很大氣力嚥下口水說 :「記得那天天朗氣清,我本打算去晨個早運.....」
如是者黃老師由刷牙洗面講起,說了十來分鐘都只不過交待到天邊的一朵雲。
「呀,黃老師,這些好像不是重點吧,快快告訴我你怎麼會走進這個鬼地方,還有你那根.....」
「我說呀,重點應該是先止血。」朴學長奈不住我們的囉唆,一手按到黃龍老師的傷口上。
「呀!!!!!」
血,尚且止住了。

朴學長說得沒錯,見到黃老師面色慘白、氣弱如絲的樣子,當務之急,是先為他急救,其他的事容後再說,又或者假如黃老師最後不行了,那就留到拜山先講。
「看他的樣子,不輸血就死定啦 ! 」突然,一把刺耳的聲音在四下迴響。
可是周遭除了我們三個便不見其他人的蹤影。
「你是誰 ?」
「我不就是跟你們黃老師作了等價交換的人,他身上最重要的東西現在在我手上。」
我扭頭向黃老師求證,只見他一言難盡的樣子。
聲音又說 :「血之嘛,我這裡多的是,問題是你們能否拿最重要的東西跟我交換。」
「我唔換o架!」朴學長反應之快,即時用雙手保護自己那條命根。朴學長手一鬆開,黃老師的傷口又開始血流如注。
我急忙地伸手為老師止血。
「呀!!!!」
血,再次止住了。

學長向來與老師不咬弦,他不換當然是可以理解。
然而黃老師跟我一直是亦師亦友,我又怎可能見死不救呢 ?
但若然我救了他,又有誰會來救我,想着想着,我也有點想打退堂鼓,形於內則形於外,我禁不住也用雙手護起自己的命根來。
我一鬆開黃老師的傷口,血,再次如崩堤般湧出。

必要時,理得你死-----是學院教授的一大重要做人宗旨。

「你們別慌,犯不着要你們那兩根東西,我要的是精良蛋白。」
「吓?」
「算你們走運,在這裡精良蛋白比血還珍貴,對換率是一對十。」
即一滴精良蛋白可換十滴血,且價值只有升無跌。
咁,都算公道。

黃龍老師的血,流得一地都係,經朴學長屈指一算,他需要十九幾兩血來補充是走不掉的了。而依據我們每個月輸一次精良蛋白的速度,大概需時六個月左右就能超額完成。
「 黃老師,你能撐半年嗎 ?」
黃老師緊繃着眉頭,忍不住開口道 : 「其實我們輸出精良蛋白的次數並非一個月才一次的.......」他深深呼吸,又道:「我們自青春期開始後腦下垂體前葉開始分泌濾泡激素(FSH),黃體激素(LH)及腎上腺皮質素,這些功能開始發動後..........」
如是者我們聽了他的十多分鐘講學,終於知道以我和朴學長的年紀,每隔二十分鐘便可輸出精良蛋白一次。
黃老師果然為人師表,受了重傷也不忘授課,不枉我封他為偶像。
「我親身做過實驗,二十分鐘一次已是極限,否則...........」
「否則會如何?」朴學長和我二口同聲地問。
「有機會....................盲 !」


........待續

4 則留言:

beetlejuice 說...

哈哈哈想不到是。。。盲!

潤滑KY 說...

點會咁架?
點會同我諗既發展方向差咁遠架??
咁搞法三來集之內就要完~
我一定要想辦法拖一拖戲先得喇。

說...

beetlejuice :

呢個係源自於男仔間的一個傳說, 話"咩"得多會盲...-_-"

說...

件健 :

依家呢個發展其實只係順住個勢來亂諗一餐, 同我第一回諗既發展方向偏離都好遠, 咁都幾好吖, 航道越來越遠, 最後真係唔知變成咩樣, 真係好期待. XDD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