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5日星期日

叫床

有些事情多做了沒壞,少做了反而有機會被人抽後腿,所以我還是拿起旁邊的一張紙,大聲朗讀出那數隻紅字 :

警告 : 內容可能有點色情成份,不喜勿看,如閱讀期間感到不安,請即停止閱讀。

「妳專心一點可以嗎? 突然間拿一張紙遮着自己的面,擋着我的視線,還碎碎唸這些搞什麼鬼呀 ?」聽到我的朗讀,趴在我身上的另一半不耐煩地一手搶過那張紙,扔到地上,跟着繼續其上下移動的動作。
見他繼續一下又一下的動作,我也配合他一聲又一聲的叫着。
「我忍不住了.....」脹紅了面的另一半說。
「那你出囉.....」幹嘛跟我報告呢又。
「出什麼呀 ? 我是說,我實在忍不住要批評一下妳,哪有人這麼叫的?」
呵 ! 我都沒說出不滿,他卻先來批評我。但我壓着這句心底話,問:「那應該怎麼叫呢?」
他想了一想,突然閉起雙眼作一副陶醉狀,「最理想的當然是....高音甜中音輕低音柔,再加一點欲拒還迎feel就perfect喇。」
「吓?」我的下巴差點沒掉下來。要從聲音中突顯欲拒還迎的意思,就宛如用眼神流露出既純情又淫蕩的感覺,相信塵世間沒多少人做得到。
「當然,以妳的資質,我也不會要求妳發出神級聲音,那妳就試試高音算吧!」
我沒他好氣,便敷衍地叫了幾聲 : 「啊....啊....啊....」
另一半忽然又停了下來:「不行,太假了,聽得我那話兒也想罷工呢。」
哼!你那話兒沒勁,難道我這話兒就不想發脾氣嗎?
其實,要想我叫出真誠兼神級的聲音,該由你誘發出來的嘛,不是說叫就叫。
當然,我是不會愚蠢得把這話說出口的,傷及對方的自尊心事少,一個不小心被誤會成暗示他不行的話,招來殺身之禍事大。
氣氛變了調,為了速戰速決,我捏起喉嚨聲音,以高八度的頻率加上多聲道和逕自加了一點點和絃,叫了出來。
這下滿意沒?
「很滿意。」他那話兒告訴我。
如是者,他那話兒滿意了,我這話兒就興奮了。
那話兒硬了,這話兒便濕了 ; 那話兒脹了,這話兒便緊了 ; 那話兒一出一入了,這話兒一收一放了...
結果我感到從沒在另一半身上得到的快樂,這種快樂亦同時讓我想起另一個給過我這樣快樂的人。
突然一道氣從我的會陰湧進我的丹田,在那處打了一個轉,再衝進五臟六腑,繼而直達我的腦門,讓我迷迷糊糊地叫了出來:「Sam....」。
我竟不由自主地叫出這個名字,我暗自嚇了一大跳。
且慢,聽清楚一點,不,剛才是我跟另一半不約而同地叫出這個名字才對。
這下子,我倆如被膠水黏着一樣,僵在那裡。

啊,對喇,我忘了介紹。
我叫阿Ann,
我身邊這個現在有點老羞成怒的,叫Peter,
而Sam呢,是我們的好朋友。


Bookmark and Share

6 則留言:

beetlejuice 說...

呵呵呵。。。都唔係丫,睇得人幾開心呀~~~

不過如果題目不是“叫床”這麼直接,可能效果又會有點不同吧。

說...

beetlejuice : "叫床"的確又直接了一點, 但我又想不到別的名字, 那就只好用這種低品味的標題了(其實平常的標題也不見得高品味到那裡-_-")
不過, 我發現這個標題原來真的可以吸引別人click入來看的, 看到這個現象, 我覺得幾有趣, 原來這麼多人對這個有興趣.

beetlejuice 說...

哈哈哈哈。。。絕對係,留唔留言就一件事。

說...

beetlejuice : 不只"叫床"這個標題, 還有我在sinablog的舊網誌裡, 曾有一篇的標題與"充氣娃娃"扯上關係的, 隔了這麼久, 仍有很多人因搜索"充氣娃娃"這個標題而連到那篇文章去呢. XDDD

瘋go 說...

前半部寫雲雨對話有點平淡, 最喜歡結尾男女主角一齊叫亞sam, 夠過癮。

不過, 我看頭一句時, 真的希望妳寫自身感受, 不是故事。 :P

說...

瘋go : 好多人既創作都係揉合了很多自身經歷的. 不過, 我呢篇的確不是自身感受, 至於有沒有丁點是我潛意識的感受就真係要問過潛意識先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