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4日星期二

《交叉感染》 第五回推進篇 - 除根不斬草

第一回第二回第三回第四回第五回

《除根不斬草》

我在哪 ?
環顧四周,但見散落一地的雜物破舊的傢俬油漆脫落的牆身,這一切告訴我現正身處在黃龍老師的狗窩。
見到他時,我一定要叫他收拾一下,說到底一介師表,怎可能這麼不顧身世呢?
且慢,先別想這些無謂事,我明明是在那個血紅色的密閉國度內練功,怎麼一下子就躺在老師那酸臭的牀上 ?
正當我從零亂的記憶中找尋答案,眼角起了一點動靜,一個背影闖入眼簾。
背影腰粗背厚,是一個熟識的身影,但頭髮及腰,這卻不是我認識的那個人的裝扮。
搞咩呀 !
或許身影聽到我的唸叨,轉了過來,且立時展現一個猥褻的笑容。各位,請想像一下熊腰加虎背,再加上一個被烚熟了的狗頭,這是一個多麼嚇人的混合體 ?
「咸古,你終於醒啦。」
「你....你....你.... 」
「連我都記不起了? 我是黃龍老師呀 ! 」
我當然認得老師,但眼前的他施了脂粉,這種粉樣實在令我無法適從。最大問題是,他就連聲線也變得尖薄。
突然間,他不由分說捉着我的手腕,似乎想引度我去觸及他的某個部位。
我本能地跟他角力一番,但可能是未吃飯的關係,手一軟,便被強行拉到按住他的胸。
正當想大叫「我沒有這方面的癖好」之際,我被他那無故隆起的胸部嚇住了。
「嘩 !你.....你.....你.....」
(故事發展到這裏,請先容許我表達一下不滿。
喂 ! 編故事的大佬,可以把我的對白設計得有點素質嗎 ? 時常的「你.....你.....你.....」顯得我太白癡啦。編劇大佬叼着煙問 : 咁你想點改吖 ?)
擅自修改對白之後。
「嘩 !你.....你.....你.....實在太胸狠了 !」
(演黃龍的演員一怔,無奈地接下去)「胸狠你個頭!你忘了掉根事件嗎 ? 」
這又有什麼關係呢 ?
老師於是由一個人體內有多少種荷爾蒙說起,講解了半天,總之,他的意思是掉根令他的荷爾蒙起了變化,現在他切切實實變成了一個女人。
(本來跟着的對白是「咁點算 ? 」,但經我修改了的對白就變得有意思得多了。)
擅自刪改對白之後。
「老師,我對你發生這種事情深表遺憾,但人始終要活下去的,希望你能勇敢面對往後的日子,說到底,一個女人在男人的世界裏是異類....
不知道老師是否依然無法釋懷以致淪為瘋癲,還是飾演黃龍的演員不到位,本應是一個悲哀的表情,但對方卻一直在竊笑,邪淫的目光更落在我的兩腿之間。
我一望,這時才意識到那處空空如也,這時一幕又一幕的血紅片段浮現腦海裏。
「咸古,我對你發生同樣事情深表遺憾,但人始終要活下去,不過現在不是向大家交待事發經過的時候。說到底,只我們兩個女人在男人的世界裏始終有一定的危險....」
「咁點算 ? 」我的臉埋到雙手裏,淚水不由控地從指縫間流出來。我難過,是因為我竟然不知道改了劇本,還要是把我改做女人這個命途 !
「我們唯有先發制人。」
「即係點 ? 」
老師做了一個「切」的手勢。
大門這時被推開。
「我回來了 !」
是朴學長的聲音。

待續.....

6 則留言:

beetlejuice 說...

哈哈哈咁究竟會唔會有接續呢?定還是你要繼續在這個第五回寫落去架。。。

說...

beetlejuice : 那要看袁氏了. 如果我突然又想寫, 但他又未出第六回, 那我就再出一篇後續篇啦, 甚至5A, 5B, 5C....,哈哈 ~

瘋go 說...

嘩, 呢篇嘢翻生!

說...

瘋go : 今年會重點寫多D呢一篇故事, 以報答幾位對呢個故事不離不棄既朋友.
我諗到呢條o係原本個章回上面延伸落去既橋係咪好勁呢? 一來又唔算犯規 (袁健抗議道 : 點會唔係犯規呀 ?!), 二來又比較靈活.

瘋go 說...

唔好停呀, 繼續寫啦!

說...

瘋go : 好, 我應承妳.